拯救生命叩问时代感召人性---评电影《我不是药神》
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以来,引起了上至国家总理、下到普通民众的广泛关注。
文章来源:李建 赵继强 · 2018-08-01    14:51
文章来源:李建 赵继强 2018-08-01    14:51
  • 分享
  • 收藏
爱创业( www.ichuangye.cn ) 2018年08月01日 报道
文章来源:李建 赵继强 2018-08-01    14:51
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以来,引起了上至国家总理、下到普通民众的广泛关注。

 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以来,引起了上至国家总理、下到普通民众的广泛关注。影片在有限的时间内,以缜密的逻辑编排,通过演员徐峥娴熟逼真的演技和贴近生活的荧幕形象,把影片主人公程勇所经历的时空进行了完美演绎。电影以一种极速感人的“无形却可见的情感流”,向观众揭示了一种人性本善的文化精神。影片表现的对生命执着拯救、对当代社会的悲情叩问以及对人性的深层呼唤,形成了一股巨大的艺术冲击力,在不同文化层次和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群中引起了强烈共鸣。

一、生命的拯救

    电影主人公程勇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物,他没有高层次的文化修养,也没有社会认同的儒雅和风流,生活拮据而狼狈。影片的故事就从程勇有些龌龊的生活状态开始,逐渐展开,完美展示了程勇这一代表人物的人格升华过程。

电影开篇就叙说着程勇面对的压力:因为穷困,他的妻子要求离婚、父子面临长期离别的可能、父亲生病却无钱医治、生意萧条被店铺房东锁门。对于一个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人来讲,这些压力都是顶天的压力。但是程勇基于本性的善良,并不想突破道德和法律的底线。所以当影片中身患慢粒性白血病人吕受益来请求他走私治疗白血病的仿制药时,他首先想到的是法律,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面对吕受益的殷切恳求,他表现得有些漫不经心、有些烦躁。此时的程勇是一个本我的人,他既有对金钱的渴望,又有本能的自我保护。

但是,当父亲急需交纳手术费时,当小店铺急需交纳房租时,更重要的是要以经济实力从妻子那里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时,他想到了吕受益留下的电话,并决定冒险从印度走私一批仿制药回来。即便如此,此时的程勇既没有想过贩卖假药,也没有想过要以高价出售仿制药。所以,当他走私的仿制药定价远远低于市场价时,说明此时的程勇坚守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销售假药图财害命,不在人的生死之间谋取暴利。程勇的社会角色决定了他有所收获时,也山吃海喝、疯狂消费。然而,当围绕在程勇身边的病人越来越多时,程勇的人格有了初步升华。这时的程勇,走私药品已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有了一份拯救生命的责任感。影片在这个阶段安排了一段跨国公司在中国大区的负责人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剧情,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底层人物和跨国医药公司之间的强烈对比。程勇的龌龊对比着大公司的光鲜,程勇的违法对比着大公司的合法,程勇的弱小对比着大公司的强势。虽然在这些对比中,程勇的力量显得那么弱小,但是有一个对比程勇是强大的,那就是对拯救生命的责任感。程勇以其个人的力量与跨国公司进行抗衡,与法律周旋,与假药贩子大打出手。在这些抗衡中,程勇的人格逐步得到升化、完善,并使他成为一个有独立意志、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程勇人格的再次升华,是他决定终止走私药品并开办服装厂以后。此时的程勇想回归光明,不再违法。他以自己的善良判断假药贩子张长林在继承他的走私渠道后,一定会以他同样的心态、同样的做派、同样的责任感继续对生命的拯救。但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长林竟然将走私的仿制药卖到2万元一瓶。高额的药费使许多病人倾家荡产,生命无以为继,并令他熟悉的病人吕受益在分别后的短短一年时间中就走到了死亡的边缘。此时的程勇内心愧疚万分,当他从吕受益和更多病人的眼神里读到了他们对生命的强烈渴望,程勇的灵魂和人格又一次得到升华。对于程勇而言,拯救生命已不是一种责任,而成为了一种神圣。为了拯救生命他重操旧业,在印度仿制药大幅度涨价的情况下,毅然决定将服装厂每月赚取的几十万元利润补贴到药物价格中,并以500元的超低价向病人进行亏本销售,而且销售的范围从身边到全省乃至全国。此时的程勇表现出了他的无私和勇气,他情愿舍弃亲情甚至冒着失去自由和生命的极大风险去捍卫了更多人的生命。尤其是病人黄毛为了掩护程勇失去生命的时候,程勇的人格经历了一次波澜壮阔的荡涤,变得崇高而伟大。

其实,对生命的尊重几乎是所有的哲学家、艺术家和政治家谈论的一个核心话题。尤其是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以后,将以人为本、珍视生命看成整个社会、整个人类应该完成也必须完成的一个使命。但是,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企业、有多少奸商、有多少以身试法的人在践踏生命?而这种践踏或许被解释为经营的正当,或许被解释为资本原始积累的必然,甚至还有个别学者在为这种践踏高歌背书。而本片主人公程勇人格的升华恰恰对这些企业、个别学者形成了无情的批判。在全球化、智能化的时代,尚需以小人物的崇高唤醒全社会对生命的尊重,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这种批判应当成为当今世界的精神,以艺术冲击力进行渲染值得肯定。

 二、时代的叩问

电影《我不是药神》以小人物的故事诠释了当今社会的核心主题,向当今社会发出了强烈的呐喊,叩问着我们正经历的这个时代。

程勇以一个平庸之人却能坚守尊重生命的道德底线,一个跨国公司却为了赚取高额暴利,而在人的生死之间打压程勇。虽然影片只讲述了一个跨国公司,但是类似的跨国公司、类似的企业在当今世界却不乏存在。他们可以拿出暴利中很微小的一部分去做慈善,去援助教育,去扶弱济贫,但是只要撩开他们耀眼的面纱,就会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均是为了谋取更多的暴利,均是为了对丑恶目的进行掩盖。影片正是从道德层面首先向时代发出叩问,向世界发出叩问。

我们不否认每一项新技术的开发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但这决不是谋取暴利的理由和借口。尤其是关乎人的生命和健康的行业,更不应该有暴利意识。电影《我不是药神》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揭示了发达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国际秩序如何给予了这种暴利企业完善的法律保护;这也充分说明了资本主义的生命至上、自由崇高的旗帜背后,掩盖着践踏人性的本质。当然,我们国家也存在着一些不法企业置广大民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而不顾,却一心想着如何去谋取暴利。试问这些企业经营者,面对人民的疾苦,你们的道德底线在哪里?你们的使命感、责任感又在哪里?

习近平总书记讲过:新时代的中国社会主义应当将人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看成我们奋斗的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努力。尤其是企业家,在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时,应当以良知、责任、道德之心,为社会、为人民创造更新、更多、更好的产品,推动社会进步,造福人民群众。

自从法律作为一项社会制度产生以来,历代统治阶级都将法律作为正义的化身,但是要真正建立起维护公平正义的良法,却非常艰难。罗尔斯讲,法律应该保证社会最底层的人在当时社会条件下享受着最大的利益,这就是社会正义。电影《我不是药神》中设计了一些特殊的剧情,向当今社会提出了一个尖锐而敏感的问题。那就是当法律与生命、人性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站在法律的一边,还是站在生命和人性的一边?影片从捍卫生命的角度向法律发出了叩问。其实,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话题,也是当今世界面对的一个核心话题。作为新时代社会主义的中国,我们应该谨遵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通过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使我们的法律制度更加完善、更富有人性,使人民感知到法律的温暖,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感受到党对人民更多的关怀。

电影《我不是药神》并不是在缔造神药,也不是在渲染药神,而是通过程勇这一艺术形象解读当今世界和社会。影片通过程勇的行为,在他身上交织了复杂的社会关系。伪药贩卖、跨国诉讼、宗教活动、警察抓捕、法院审判、以及夫妻矛盾、家庭伦理等等,使程勇这个社会的底层人物显得异常丰富。正是通过这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影片深刻地揭示了人性的善。程勇不是药神,但却由药而善良、崇高、神圣。这种人性是人成其为人的基本规定。马克思主义认为,在人类的相互协作和劳动中,人类首先建立起来的就是人类相互之间的友爱和个体间的善良,没有这种属性,人类就不可能繁衍到今天。但是,在人类发展的长河中,总有一些反人类的恶人存在,使人类社会在每一个时代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更糟糕的是个别丧失人性的行为,使我们的价值观、社会观、人生观遭到严重破坏。影片正是以人性的善叩问世界,呼唤社会善良的回归,呼唤人性制度的建立。

 三、人性的感召

电影《我不是药神》通过主人公程勇由平凡到神圣的过程,形成对人性的强烈感召。尽管影片中公安局长让经侦大队长要摆正情大还是法大的关系,但是随着案件侦查的深入,他们也感受到了这些病人生命的脆弱和强烈的求生愿望,感觉到了生命的沉重与珍贵。使命让他们必须维护法律的尊严,但生命的呼唤,却曝光了法律的缺陷,融化了法律的冷酷。这种人性的呼唤使案件的侦破处于一种消极状态,使法院的判决更多地关注了拯救生命的善良和崇高。面对生命,法律作出了让步。清末法学家沈家本曾说,一国之文明看法治之文明。在全球化的今天,法治文明已成为时代文明的先行者和守护神,而法治文明的核心就是和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促进人性的复归,保障生命的尊严。面对生命的渴望,法律作出的任何让步都不是法律的软弱,而是法律的重生。影片自始至终贯穿着一条主线,那就是通过对生命的捍卫,唤醒法律的人性。

程勇的善良人性也感召了宗教。一个对基督教一无所知的人,却用自己的行为诠释了基督教的普世精神,最终使神父加入到拯救自己也是拯救别人的行列中,将宗教悬在空中的普世精神转换成拯救生命的客观行动。甚至程勇最终走向圣洁的精神境界,也感召了万恶不赦的假药贩子张长林;当张长林被公安机关抓捕以后,他舍弃了立功的机会,坚决维护着程勇,这种感召是正义、善良的人性对丑恶灵魂的荡涤。之所以有这么强烈的感召力,根本上讲是因为程勇对生命的尊重。

电影《我不是药神》作为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并没有给观众一个完全喜剧的结果。面对程勇的崇高,影片中的跨国公司仍未退让,他们的坚持使程勇的仿制药渠道遭到破坏,这预示着拯救生命的努力仍然在路上。近年来不断有媒体报道,面对自杀行为,个别人表现出对生命的冷酷,甚至曝光有些黑心药商生产、销售假药和假疫苗,以拯救生命的光鲜外表出现,却行着剥夺生命的丑恶勾当。这种现象的存在,和我们的社会文明格格不入,有损我们伟大的时代。之所以有这种现象的存在,就在于曾经的野蛮发展。个别人以智者自居,从少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出发,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唯利是图、破坏环境、损害人民健康的错误解释为社会高速发展的必然,为不法经营者的行为辩护。这种辩护一定程度上扭曲了社会的道德观、价值观、秩序观,使得这部分人对自己的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改革开放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将建立和谐社会、保障人民幸福作为奋斗的目标。习总书记十分强调建立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和保护美好的自然环境,使人民群众在改革开放中享受幸福生活。电影《我不是药神》正是以主人公程勇的高尚人格呼唤着善良人性的复归。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程勇和白血病人、人民警察、工商执法人员的关系一步步缓和,这无疑是良好社会环境的生成。马克思说,人的本质就其现实性讲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良好的社会关系能造就美好的人性,影片以具象的方式传递着人性的本真,弘扬着人性的明丽,引导观众拥戴这种本真。

所以,当程勇失去自由坐上囚车的时候,影片浓墨重彩地铺陈了送别的场景。为他送别的不仅是沿途数不清的病人,我相信更多的送别人是社会其他人员。此时的送别,让我们看到了人们对尊重生命的尊重;在尊重生命、捍卫生命的层面上,人们实现了同一,谁也不能否定这种基于生命的同一。看到夹道送别的人们,程勇笑了,这是一种欣慰的笑,是一种自豪的笑,是一种神圣的笑。愿这种笑容更多、更灿烂!!!

作者:李建、赵继强

李建,电子科技大学经管学院。

赵继强,西北政法大学。        


6

本文转载自李建 赵继强,如若转载,请注明以下出处:

http://www.ichuangye.cn/index.php/article-edit-2963-29.html

爱创业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爱创业不对真实性背书。

想获得更多成都创新创业信息,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ichuangye1000

扫二维码关注更多

关联企业

很遗憾,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0 )

限制200字

请先登录在评论 没有账号?注册

说点儿什么吧~

请评论有价值的内容,无意义的内容将会很快删除,账号将被停止发言

猜你喜欢
政策
政策2016-07-21 15:19

国务院推互联网+物流,成都已经切入到细分领域

李克强说:“要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与物流深度融合,推动物流乃至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这是物流的供给’侧改革‘。”

互联网+ | 物流 供给侧

来源: 小沐 · 2016-07-21 15:19
政策
政策2016-08-15 09:53

成都市举办“强化网站主体责任”互联网主题沙龙

为进一步推动属地互联网企业依法办网,落实网站主体责任,2016年8月11日,成都市网信办举办“强化网站主体责任”属地互联网主题沙龙。成都各区(市)县网信办相关负责人和属地主要网站共聚一堂,就强化互联

互联网+ | 属地

来源: 四川在线 · 2016-08-15 09:53
政策
政策2016-05-30 09:39

成都采取多项鼓励措施净化互联网环境

随着互联网迅猛发展,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双创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如何防止昧心之人在这股大潮中夹私货、传播不良违法信息,成为成都的重要课题。

互联网+ | 监管

来源: 人民网 · 2016-05-30 09:39
政策
政策2016-08-11 08:49

破题“谁来创新”成都建强、激活创新主体

成都市科技创新大会暨“2016创交会”“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总结大会日前在蓉举行。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市之路上,要坚持“建强”与“激活”创新主体并重,在解决“谁来创新”

互联网+ | 创业创新

来源: 成都日报 · 2016-08-11 08:49
政策
政策2016-04-18 08:41

成都市与航天科工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举行

成都市人民政府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举行。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红卫出席签约仪式。

互联网+ | 军民融合

来源: 成都日报 · 2016-04-18 08:41
评论 收藏 分享
新浪微博分享